游戏试玩一天赚多少
  • <u id="kuegw"></u>
  • 欢迎访问深圳社科网 今天是

    社科简讯

    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六大特征

     日期:2019-07-23    来源:深圳特区报

      硅谷是英雄式企业家精神极其活跃的地区。(资料图片)

      

      ■ 廖明中 吴燕妮

      提 要

      创新生态系统是在特定时空范围内由各个创新主体、创新要素和创新环境之间组成的相互联系、相互依赖的生态链和生态圈。在一个充满活力、可持续的创新生态系统中,世界级创新企业与创新企业集群会不断涌现,进而强化其所在城市或地区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地位,如此形成良性循环。

      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是以创新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驱动力,拥有丰富的创新资源、充满活力的创新主体、高效的创新服务和政府治理、良好的创新创业环境,在全球创新网络中发挥枢纽节点功能和占据领导支配地位的城市或地区。本文基于硅谷、波士顿、纽约、特拉维夫等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实践经验,分析梳理了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六大特征。

      一、科研院所云集

      科研院所云集是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重要特征。硅谷、波士顿等地的创新实践经验显示,高校和科研机构在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形成过程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积极作用。例如,硅谷周边聚集了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全球顶级的高校,以及斯坦福直线加速器中心(SLAC)、帕洛阿托研究中心(PARC)等全球知名的研究机构,为硅谷产业界源源不断地输送着领先技术。值得一提的是,斯坦福大学在硅谷的发展过程中起过非常重要的作用,据统计,斯坦福大学的师生和校友创办的企业产值占硅谷产值的50%-60%。又如,波士顿地区拥有超过100所大学,比如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塔夫茨大学、波士顿学院、波士顿大学等,其中全美高校排名前50的有7所,是名副其实的美国高等教育核心区。据调查,麻省理工学院在本地的关联企业超过1000家,全球销售额为530亿美元,直接创造当地就业12.5万个,还间接带动就业12.5万个。正是在这些强大科研机构的支撑下,波士顿自20世纪90年代起成功转型成为全球最重要的创新中心之一。

      二、人才高度集聚

      人才高度聚集是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基本特征。国际科技创新中心都将人才视为“第一资源”。例如,以色列的特拉维夫是一个依靠人才推动创新的典型城市。这座面积只有51.8平方公里、人口约有40.3万的城市,聚集了以色列近四分之一的高科技企业,还有近800家“种子期”公司。特拉维夫每平方公里就有19家创业公司,每431人中就有1人在创业,是全球人均创业者最多的城市;三分之一人口是18岁到35岁的年轻人。根据创业基因公司(Startup Genome)发布的《2019全球创业生态报告》,特拉维夫排名全球第6位。再如,波士顿同样是一座因人才而兴的城市。17世纪中叶到20世纪初,波士顿经历三次大的发展危机,但都因其雄厚的人力资源优势使城市化危为机。波士顿发达的高等教育为该地区建立了丰厚的人力资本,世界一流的研究机构和公司集聚于波士顿也对人才形成了巨大的吸引。据统计,2010-2014年波士顿就职于高新科技领域的雇员每年以4.6%-6%的增速逐年增加。2016年,通用电气 (GE)决定把公司总部迁至波士顿,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波士顿能够比较容易地吸引多元化科技人才。

      三、风险投资充裕

      风险投资在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创新生态系统中扮演着资金提供者和资源连接者的角色。硅谷、波士顿、特拉维夫等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风险投资机构都非常发达。风险投资机构根植于硅谷和波士顿。据《2018硅谷指数》(Silicon Valley Index)和《全美风险投资协会2018年报》(NVCA)发布的数据,2017年硅谷、旧金山风险投资额分别达140亿美元和109亿美元,两者合计占全美38.9%,整个加州占全美51.03%。波士顿所在的马萨诸塞州是美国另一个风险投资集聚地。近10年马萨诸塞州占全美的风险投资资金的比重大致维持在9%-12%之间。事实上,全球第一家现代风险投资机构——美国研究开发公司(ARD)就诞生于波士顿(1946年),该公司曾成功孵化DEC等一批创新型企业。目前,波士顿集聚了北桥(North Bridge)、北极星(Polaris Partners)等一批优秀风险投资机构。特拉维夫也是世界上风险投资最为密集的地区之一。大多数进入以色列的国际银行和风险投资公司都将总部设在特拉维夫。1993年,以色列政府推出风险基金“Yozma”计划,该计划提供保险给投资者,当创新目标失败时,由保险去承受80%的风险损失,极大地促进了以色列的风险投资。可以说,风险投资的兴起改变了硅谷、波士顿和特拉维夫的创新路径,成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形成过程中的重要“催化剂”。

      四、创新中介发达

      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普遍都有非常完善的创新中介服务网络,其中最突出的领域包括律师事务和技术转移等。硅谷、波士顿都受益于美国顶级律师事务所提供的专业服务。例如,硅谷拥有威尔逊(WSGR)、科律(Cooley)、欧华(DLA)等一批全球知名律师事务所。这些律师事务所甚至愿意为初创公司提供新公司注册、起草投资条件书等无偿的服务。律师事务所通过这种方式廉价地获取客户,因为这些初创公司可能变成明天的谷歌或脸书。又如,波士顿地区共计拥有30 多家技术转移中介机构,极大促进了本地区大学研发的新产品、新技术转让给当地企业。麻省理工学院的技术许可办公室是全美开展大学专利使用转让最活跃的机构之一,与产业界、风险投资市场和企业家保持着长期且密切的合作关系。据不完全统计,过去10多年经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许可办公室专利转让催生了数百家高新技术公司,涵盖生物、信息、纳米等产业领域。再如,以色列的大学从1959年就开始成立自己的技术转移公司。特拉维夫大学于1973年设立了拉莫特技术转移公司,专门负责推动大学研究成果的商业化。拉莫特技术转移公司与企业和投资者的合作方式包括:技术许可、研究合同、创办新兴企业、研究联合体等,通过这些方式拉莫特技术转移公司成功地与以色列的大多数企业、甚至国际方面的企业建立了协作关系。

      五、企业家精神活跃

      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普遍都是企业家精神极为活跃的社会。著名经济学家熊彼特(Joseph A.Schumpeter)指出,创新是经济发展最重要的驱动力,而创新的推手就是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但熊彼特所定义的是英雄式企业家精神,强调破坏性及革命性的大变革,这种企业家精神在发展中国家并不常见。硅谷是英雄式企业家精神极其活跃的地区,这与硅谷的嬉皮士文化及移民文化息息相关。“硅谷人”勇于冒险、热爱挑战,创业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或是生活方式,宽容失败甚至是背叛的文化特质使得人们对创业失败的容忍度很高,硅谷文化中把失败作为宝贵的财富,激发了人们大胆尝试、勇于探索的创新热情,因此也成为科技创业公司的栖息地,企业家精神所特有的英雄主义情结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硅谷科技创业公司发展的主体是大批复合型的企业家群体(科技企业家为主)和创业团队。同时,硅谷很多企业家都有连续创业经历,这就提高了创业公司的成活率和成功率。例如,著名的企业家吉姆·克拉克(Jim Clark),先后创办了网景(Netscape)等7家公司。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先后创办了贝宝(PayPal)、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 X)、特斯拉等数家公司。很大程度上,英雄式企业家精神推动了硅谷的持续创新和繁荣。与英雄式企业家精神相对应的另一个概念是适应性企业家精神。奥地利学派的柯兹纳 (Israel M.Kirzner)认为模仿创新、或者只是小幅改良创新,能灵敏觉察出市场上微薄的获利机会,都是企业家精神的体现,这种企业家精神可称为适应性企业家精神。在实践中,适应性企业家精神在东亚地区推动创新发展过程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六、创新企业集群发展

      国际科技创新中心的标志性特征是拥有一批世界级企业和强大的创新企业集群。从欧盟发布的《2017全球研发支出2500强企业榜单》可以看到世界级科技企业的全球分布情况。例如,伦敦拥有以阿斯利康、葛兰素史克、巴克莱银行、联合利华、劳埃德银行、励讯集团等为代表的57家世界级企业。而美国旧金山-硅谷地区更是拥有英特尔、苹果、甲骨文、思科、脸书、博通等多达165家世界级企业。纽约拥有辉瑞制药、IBM、百时美施贵宝、百事公司、再生元制药、康宁公司、高露洁-棕榄、万事达为代表的58家世界级企业。波士顿拥有通用电气、生化基因、福泰制药、雷神、德事隆集团、亚德诺、泰瑞达、阿卡迈技术、孩之宝为代表的87家世界级企业。东京拥有本田、索尼、日立、佳能、东芝、三菱电机、富士通、住友化学、三菱化工、日本电气、三菱重工等多达超过200家世界级企业。当然,世界级企业绝不是孤零零的少数几棵大树,而是需要在特定的创新生态系统中运行。一般认为,创新生态系统是在特定时空范围内由各个创新主体、创新要素和创新环境之间组成的相互联系、相互依赖的生态链和生态圈。在一个充满活力、可持续的创新生态系统中,世界级创新企业与创新企业集群会不断涌现,进而强化其所在城市或地区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地位,如此形成良性循环。

      (廖明中:深圳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吴燕妮:深圳市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